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第十六回 旧约不忘骞修卜凤 良缘辐辏花烛乘龙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第十六回 旧约不忘骞修卜凤 良缘辐辏花烛乘龙

    潇洒佳人,风流才子,天然分付成双。兰堂绮席,烛影耀荧煌。数幅红罗锦绣 ,宝篆金鸭焚香。分明是芙蕖浪里,对对鸳鸯。

    话说素英月姬,得知悦把他二人赠与李郎,喜之不胜。堂前下轿,双双竟一自一入内与翠云、飞瑶、婉娘相见,叙过礼,各一自一坐下。翠云问及姓氏,月姬一一说了。尚未知道来意,两下互觑,各一自一惊美夸娇。月姬亦问翠云三人姓氏,飞瑶笑答道:“此位乃公予之正配罗小姐,闺字翠云。”指江氏说:“这位姓江,字称婉娘。奴家姓秦,小字飞瑶,皆备位小星。”月姬心中暗想:“原来李郎有三位佳人站却高枝。”飞瑶暗使秋兰到堂前探听。秋兰悄伏屏后,听二人你辞我让,方晓得两个亦属会中人。含笑回覆飞瑶,飞瑶暗想:“此必藏匿箱中之祸水也。”亦不敢说玻。

    李芳送了二人出斗,复到堂中,一自一思:“素英之姻,尚可委曲相求,月姬现为有夫之一妇一,这段相思,只索望梅止渴。不意天作之合,竟双双而来,诚所难料。独是闻家姐姐,当日一片诚心,誓愿相附,我已应许娶他。如今这几位佳人,都完聚一处,单单忘却关亲的人,他在背后,岂不骂我薄幸,断断不可。”一头想,一头走入内房。与素英、月姬见过了礼,因笑对翠云,把梅悦送来之意,细细说了。翠云含笑点首。李芳又将素英二人,看了两眼。回身出外,托了两位嫡族长亲,备办千金厚聘。命家人李德雇了船,随着到嘉兴徐翰林家求亲,聘娶玉娥。

    徐翰林慨然应允,因长媳仅有一孙,不能立继小房,次媳尚无所出,若欲留以有待,想玉娥青年美貌,断不是个之死靡他的人。与其做出暧昧不明之事,有玷闺门;毋宁正大光明,昭然遣嫁,犹为得体。况闻得李芳才貌兼全,从前送葬时未必无染,所以敢于求娶。兼之新中解元,前程更未可量,乐得做个人一情一,故尔一说就允。打发媒人先回通知,留下李德。又差一自一己家人带了一乳一母,并小鬟桂香,伴着玉娥,将闻家陪的奁,尽行装载船中,送到苏州来,与公子成亲。

    玉娥已知公子发解,日日望着消息,如今托人求亲,公姑允从,又将一自一已嫁资,全挈而来,好生快活。公子得了媒人回信,姻事有成。即令家人选择成亲吉日,恰在仲冬十有二日,玉娥先到,公子差人接到家中,与表姐先在堂前叙礼,公子问道:“姐姐一向玉体安泰否?”玉娥笑答道:“托赖粗安,恭喜战捷南宫,桂枝高折。谆谆念及旧人,妾之幸也。”公予笑道:“仅可从昔日之命,房中先有佳人在,莫詈愚弟为薄一情一,侬也可。”玉娥笑而不答,公子相引入内,与诸美相见。秋兰含笑前来,一一指名道姓,说与玉娥知道。各叙礼毕,你看我貌胜嫦娥,我看你容如仙子,心中暗一自一惊喜。

    婚期已届,李芳排定次序,第一罗翠云,第二是闻玉娥,第三梅素英,第四萧月姬,第五秦飞瑶,第六江婉娘,又把小娟充了第七位。秋兰因丈夫被害死了,解元也收在身边,做了第八位姬妾。卧房皆仍各人所居之处。派翠云与小娟为一房,玉娥与秋兰为一房,素英与月姬一房,飞瑶与婉娘同房,分拨四房。

    到了吉日良时,八位仙子拂奁以修眉,开镜而调粉。一春一山舒美,花貌焕然,一个个打扮得齐齐整整。大众一妇一一女一簇拥出来,站在两边,解元居中,参拜了天地。回到内厅,已排下合卺喜筵,大家依次坐下,好不风流快意。公子左顾,见翠云、素英、飞瑶、小娟俱属闺矫弱质。回忆定一情一之时,各有一种堪怜堪一爱一景况,令人得意消魂;右盼玉娥、月姬、婉娘、秋兰皆窈窕美媛。想起逐乐之际,别有一种知心知趣绸缪,令人一情一锺神往。真个美艳齐列,佳丽满前,一个赛一个,风风月月,恍如广寒宫一队娥下降。喜得那解元手舞足蹈,满面笑容,乐不胜言。俄而纵霓裳之妙舞,飞玉树之清声,不减天上所有,人间难闻。少顷,席散归房。

    李芳恐各人皆一自一各归己房,要一自一已向各房索趣温存,未勉劳而难遍;若竟入轮宿的房中,置诸美于不问,又未免此一情一难舒。故预先收拾一所宽敝房间,晚来群会八人于内,列坐笑谈,以及琴棋丝竹,无不具备。两旁排列书架,将古今文籍,贮于其间;蹲卷轴,玩器文房,各项皆有。任各人一性一一情一之所好,取来娱乐,以消夜景。兴尽后各一自一回房,己身随轮宿之人而俱去,庶几群一情一浃洽,不致有亲近疏远之嫌。

    当晚散后,八人咸聚此室。只见月上重楼,清光皎洁,照满室中。解元挽着翠云纤手,步至前,仰玩月一色一,公子笑说道:“卿犹忆并肩游玩花园之乐乎?曾几何时,而暑往寒来,又早腊催梅信,雪冻花枝,韶光真为迅驶也!”翠云含笑不语。

    忽见玉娥缓步至前,以一手凭于公子肩头,说道:“冬月萧索,不若一春一月融和、夏月澄净、秋月清凉。四时之景不同,而东坡之妻王夫人,独以一春一月胜于秋月,未免有取此失彼之诮。”公子笑道:“玩月因乎人一情一。假如今夜之月,寒气严凝,而吾辈喜一色一缤纷,见之亦不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