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祖国是什么(2)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欧洲

    欧洲有了新的定义,随之将甩掉所有那些国界线上有关仇恨与轻视的不愉快,国界线边的往来曾经在各民族历史上留下过浓重的一笔,每段历史中都有着流血的记忆。仅仅为了国界边的几公里,有多少人为此丧生!而现在在我们这一片大陆上,智慧终于取得了胜利。历史的疤痕在慢慢消退。

    你很幸运没有沾上战争遗留给我们这一代人的回忆。在经历了种种艰难之后,尽管这一抉择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欧洲还是开始改变了,就在我给你写这篇东西的现在,政治上的改变还没能完全实现,但潜在能量终将实现它。目前有关确定各参与国义务的协议引起了强烈的争议。《马阿斯梯克条约》、《阿姆斯特丹条约》给一些国家以希望,也让另一些国家担忧,但也只有那些对过往的国家荣誉怀念不已的人,对新趋势的目的——建设一个新欧洲,让其内部纷争都能通过战争以外的办法解决——提出了质疑。

    我想我们在25年后会完全达到目标,那时任何人的脑中都不会再有对欧洲之战爆发的担心。但正是这样的可靠性将会在人们的生活中产生一种空白。佩吉式以及其他方式的爱国主义开辟了能让自我牺牲愿望得到满足的广阔天地。当我们在某个时刻终于发现,生命不过是上苍所赠与的短暂的礼物,往往一个很荒唐的意外事件就能让其终结时(比如踏上一块薄冰或者某个细胞成为癌细胞),每个人都会产生一种想法,按照通常说法就是,要让这段历程有“意义”。生命旅程的开始是由不得人的,其终结也很可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到来。那么,我们至少可以选择将行的路、将做的事吧。

    面对这种情况,人们轻易就会满足于听取某种现有的答案,这更加令人担忧。从那些历史书上总结出的幼稚的爱国主义便是答案之一,但它就像是超市里的速冻食品般无滋无味,超市柜台上的鱼只不过是裹着面粉的一团肉,正如在那些第100次听到或读到的演说中,祖国也不过就是人们口中高歌着的国歌或手中挥舞着的旗帜。我简直怨恨那些感动了我的人,他们让我对不过是种象征性的某些东西的重要性深信不疑。我欣赏佩吉的诗,但最好别去提其中所传达之意。在你这个年纪,我因书中那些深入人心的观念而热切渴望贡献自己,但愿你永远不要像我这样。

    欧洲有个特别的好处:在它之上不太可能产生一种像我们的教育在我们身上所拓展的对祖国法兰西的极度激情。简直就无法想像在欧盟的某位创始人,舒曼、阿德·诺尔或是加斯佩里的雕像前会有人群络绎不绝,也不会有人像贞德塑像前的“爱国者”们那样顶礼膜拜,万幸得很没有人为欧洲殉难。你们这一代也可以省得去崇拜那么多偶像英雄。

    但这并不意味着省掉了激情。那么有哪些激情呢?

    我目前生活的这个时期,当权派、政府,以及媒体都会联合起来想说服欧盟11国的人民,让他们相信,未来的幸福在于欧元。他们承诺新钱币欧元将会提高人民生活水平、降低失业率,并使欧洲的发言分量加重。当然这些好处都还远远没有实现,我们应邀相信专家们的口头承诺。无论真实情况是否如此,我相信这些目标是无法让你们这一代的青年热血沸腾的。

    

    一个新的词语“欧陆”(EuroComnd)出现了,这点简直糟糕极了,它的出现表明人们的思维仍然根深蒂固地受着旧观点的束缚。这个词真是格外丑陋。更重要的是,它意味着欧洲重回到一种分裂成敌对派别的人类社会。它使国界的概念再一次明晰起来。它预示着英镑、美元、日元、欧元这几种货币之间无情的斗争。历史上国界的产生是因为有共同历史、文化以及共同的想法而聚集到一起的人们,他们需要建设共同的前途。而今,欧盟成员国的公民,他们所共有的是欧元的价值。他们将聚集在法兰克福交易所对战来自华尔街或东京的敌人。难道仅仅如此就可以制造出一种一致性,再将其转变为民族的团结?

    人们为证明欧盟组织的正确性,往往举出美利坚合众国的例子。我们该向他们学习。然而此刻有必要重提一下保尔·瓦莱里的思想,他说历史为所有的东西都提供了例子,因此它不能成为证据。尽管潜在的欧盟联合国与美国之间存在种种相似,但它们毕竟是完全不同的。18世纪末期,北美12个洲初次结成联盟,当时人口总数还不到500万。他们只有很短的历史。第一次尝试往马萨诸塞迁移是在1620年,从这一年起有一半的人口死于疾病。在这些刚建不久的、说着同样语言、面对同样困难的小国家想到联合起来对付大不列颠帝国时,它们仅有150年历史。直到19世纪才有另一些国家又加入最初的联盟,数百万移民在这一“大熔炉”中建立了自己的家庭,逐渐形成统一的民族。

    而欧洲的历史在其2000年进程中却是完全相反的,它充满着斗争与敌对;结成联盟又因不断变化的不同利益而相互背叛;政府为了求胜而不惜牺牲人民。欧盟的最初目标也根本是消极的:就只是要让这些残酷的历史不再重演。欧洲居民们同意这一构想也不过是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