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第二十二章

作者:咖喱      更新:2018-02-13 23:10      字数:290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阿烨。”伊蝶紧张了起来,拜托,她是托他一同来和解的,可不是要他来吵架的。

    没想到,珍妮突然站了起来,朝他们弯腰鞠躬,吓得伊蝶也连忙拉袁星烨站起身。

    “我知道了。”珍妮露出抱歉的笑容,“我会撤回告诉。”

    事情超乎意料的容易解决,让伊蝶愣住,袁星烨则是骄傲地扬起嘴角。

    看来这个珍妮还不算太蠢,他心里这么想。

    “珍妮小姐……”同样身为女人,伊蝶能感受到珍妮隐藏的哀伤,但她只是个陌生人,好像也不能帮上什么忙,“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跟汉森联络。”

    “无所谓了。”珍妮望着左后方汉森房间的门,接着道:“我已经决定跟他离婚,以后,他的事我也管不着了。”

    “离婚?为什么?”伊蝶不懂,珍妮如此处心积虑的找回汉森,不就是希望他回头吗?

    “你真笨,一个连做错事都不敢出来面对的男人,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袁星烨抢话,且声音出奇的大,就是要让关在房间里的汉森听到。

    都到了这步田地,汉森还在逃避,只敢躲在房间里,简直不是男人。

    “是这样没错啦……”伊蝶也算是看清汉森的为人了,但毕竟人家是有着多年婚姻的夫妻呀。

    “请不要同情我,伊蝶小姐。”珍妮是豪门之女,自尊心当然也高,就算亲眼见到伊蝶,也能感受到伊蝶并非她想像中的坏女人,但汉森喜欢伊蝶是事实,她并不想被情敌怜悯,“事实上,汉森也不是第一次做出背叛我的事了,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真希望我从来不曾遇上他,如果不离婚的话,恐怕有一天我会疯狂,做出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

    这下,伊蝶与袁星烨都能清楚感受到珍妮的恨意了。

    “好了,话已经说完,我们该走了。”像珍妮这种女人最可怕了,袁星烨怕伊蝶受池鱼之殃,拖着她想赶快离开。

    “等一下。”伊蝶挥开他的手,突然上前拥抱珍妮,让袁星烨傻眼。“珍妮,我不会同情你,我觉得你很棒,你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女人,如果你有时间来台湾,让我来尽地方之谊,带你四处走走。”

    “伊蝶。”她是疯了吗?袁星烨根本巴不得永远不要再见到这对夫妻。

    珍妮的眼眶濡湿了。

    “谢谢你。”为了丈夫,珍妮几乎与全世界的女人为敌,汉森花名在外,愤恨让她变得丑陋,所有的人都嘲笑她,只有这个从台湾来的伊蝶愿意给她拥抱,“我真抱歉造成你的困扰。”

    “别这么说。”伊蝶笑着与珍妮贴颊,“你中文说得真好,是特地去学的吗?”

    珍妮敛下眼睫,“你或许不知道,汉森对东方文化特别迷恋,前几次出轨被我逮到,对象都是东方女人……”

    这话让伊蝶整个人极为愤怒,“该死的王八蛋。”

    “伊蝶?”

    怒气让伊蝶冲动地奔向汉森的房间打开门冲进去,汉森还来不及反应,她已疯狂地踹倒他,抡起拳头不停地狂揍。

    “我的天。”珍妮没想到伊蝶会如此火爆,赶紧与袁星烨奔进房里,只见汉森像瘪三似的蹲在地上抱住头,伊蝶则浑身带火般地对他拳打脚踢。

    “烂人,你给我去死。我诅咒你阳萎,得性病,王八蛋……”别看伊蝶外表柔柔弱弱,打架起来可是不容小觑的。

    “不要打了……好痛。伊蝶,对不起,啊……”

    一旁看傻眼的两人都没有阻止。

    但珍妮相信,汉森从此之后应该再也不敢招惹东方女人了。

    返回台湾的路程上,伊蝶始终柳眉深蹙。

    虽然袁星烨一直问她,她也总说没事,但袁星烨就是觉得不安。

    当他们回到台湾后去见袁绍朗,袁绍朗虽然不认同他们对婚事如此草率,但在伊蝶面前也不好发作,于是坚持必须补办婚宴,日期就选在下个月月中。

    然后,伊蝶发呆的症状也变得更严重了。

    “伊蝶,你到底怎么了?”袁星烨终于受不了,都已经半夜一点多,她还靠在窗边发呆。

    “我在想事情。”她摆摆手,不怎么理会他。

    他咬牙,“明天早上我们还要去试婚纱,你不怕睡过头?”

    闻言,她的身子微不可察的僵了一下。

    “伊蝶,不要告诉我你想毁婚。”不让她再逃避,袁星烨张开手臂撑在窗子两侧,笼罩住她的身子。

    “啊,我只是……”伊蝶有点心虚地转过身面对他。

    “只是怎样?把我利用完就想丢一边去了?”哼,以为他是笨蛋吗?当时还因为伊蝶竟向他未婚而窃喜,可是后来才发现,根本是因为珍妮的关系。

    “你怎么这么说呢?我才不是那种人……”她的狡辩根本没有什么力量。

    唉,他真是聪明,还是被他发现了是吗?但如果承认了,她不就跟汉森那个混账没两样?

    “那就把话说清楚。”

    伊蝶被他吼得脖子一缩,“不要凶我啦,我不过是想,结婚到底有什么好嘛。”

    “你……”袁星烨一股火气要发作,她连忙陪笑抢话。

    “先听我说,你想嘛,其实快乐最重要不是吗?你看我们这样每天都腻在一块,有没有结婚也没什么差别……”

    “谁说没差别?差别可大了。”袁星烨忍不住大声咆哮,“未婚的身份太自由,你是嫌我深闺怨夫做得不够久是不是?还有,拜托你有点常识,夫妻生小孩才合法又公平,你想要以后我们的孩子被嘲笑才甘心吗?”

    “孩子?你也想得太远了吧?”

    “放心,以前是因为你老是跑来跑去,现在我们住在一起,每天晚上我们都很努力,你要怀孕太简单了……对了,”说到这儿,袁星烨想到一件要事,赶紧从裤子的口袋里拿出钻戒,不由分说地套进她左手的无名指,看着切工精细的钻石在她的手指上闪耀着光芒,他满意地一笑,“很好,尺寸刚好。”

    “喂喂喂,哪有人这样的啦,”她大声嚷嚷着,“你这样很不浪漫耶。”

    “你还敢说?我等了那么多年总算让我等到这一刻,你已经是我的老婆了,不准你反悔。”他绝对不让步。

    伊蝶不甘示弱地反驳,“结婚又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一张纸而已啊。你看,像珍妮为了爱还辛苦地学中文,她明明最讨厌东方女人了,结婚到底有什么好?搞到后来还不是要分开,这么麻烦。”

    “我们不会分开。”不要拿他跟那个没路用的老外相比好吗?

    “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她叛逆地想扯下钻戒,可是这戒指是会咬人是不是?竟然这么用力了还拔不下来。

    “拜托你别闹了。”再气也不不忍她弄伤了自己,袁星烨伸手使劲将她抱入怀里,语调不再蛮横,“不要拔下来,伊蝶,你这样会伤了我的心。”

    吃软不吃硬的她果真心软了,“是你自己不先好好听我说的。”

    “我没有办法冷静。”虽然明知道她嫁给他是因为想让珍妮撤回告诉,但那也无妨,至少她选择的新郎是他。“伊蝶,结婚不只是一张纸,那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你不能让我得到之后又要失去,别对我这么残忍。”

    “我没有那个意思……”见他是真的难过,伊蝶赶紧安抚地拍拍他的背,发现他的身子好紧绷。“对不起,我只是怕我们会步上珍妮的后尘。”

    “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她不明白他的笃定从何而来。

    “因为我太爱你了。而且我已经爱你很久。”

    他如此直接的告白教伊蝶嘴角微扬,好开心,却又不想表现得太明显。

    “是喔。那是多久以前啊?”

    “这……”小姐,这题目也太难回答了吧,他们认识到现在都算不清楚有多少年了,这要他怎么回想啊?

    “答不出来的话,明天就不去试婚纱啰。”劣根性又发作了。伊蝶推开他,假装掉头要走,想不到走不到两步人就突然悬空,被扔到床铺上去。

    “你哪里都别想去。”不管了,先拖住她做爱做的事再说。

    “袁星烨唔!”

    抗议无效,他训练有素地迅速脱光她的衣服,就不信她敢光溜溜地跑出房间。

    而且,他也懒得提醒她,两个星期前他们就已经公证结婚,也去户政事务所办过结婚登记了好吗?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你是情人也是敌人之一《爱人好叛逆》;

    2、你是情人也是敌人之二《爱人难抗拒》。

    【天下书库阅读网(http://www.TxShuKu.Com)】

    【天下书库阅读网电脑站:www.TxShuKu.Com;手机站:m.TxShuKu.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