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情场如战场

(第1/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人物

    叶纬芳——二十一岁,美艳,擅交际。

    陶文烟——二十五岁,中产的写字间工作者。漂亮,稍有点浮浅轻率。

    史榕生——二十四岁,纬芳的表兄,较阴郁,内向,讽刺性。

    叶纬苓——二十二岁,纬芳之姊,爽直明朗,有点男性化。貌虽端丽,远不及纬芳有吸引力。

    叶经理——纬芳之父。

    叶太太——纬芳之母。

    史太太——格生之母。

    何启华教授——三十六岁,貌不扬。

    王寿南——星洲富豪,乃叶所经营之公司之董事长。

    王守南之子。

    舞台宾客、女主人。

    咖啡店仆役。

    男女佣数人。司机。工役。

    飞机场送行者、摄影记者等。第一场

    (夜。特写:门灯下,大门上挂着耶诞节常青叶圈。跳舞的音乐声。

    (镜头拉过来,对着蒸气迷蒙的玻璃窗,窗内透出灯光,映着一棵耶诞树的剪影,树上的灯泡成为一小团一小团的光晕。

    (室内正举行一个家庭舞会。

    (L.S.年轻的女主人带着陶文炳走到叶纬芳跟前,替他们介绍。乐声加上人声嗡嗡,完全听不见他们说话。文向芳鞠躬,请她跳舞。

    (M.S.文与芳舞。以上都是哑剧。

    (炫目的镁光灯一闪,二人的舞姿凝住了不动,久久不动,原来已成为一张照片,文左手的手指捏住照片的边缘。

    (他用右手的食指轻轻抚摸着照片上芳的头发与脸。)第二场

    景:文炳的办公室。设着几张写字,他占其一。

    (文凝视照片。一个同事在他背后走过,他急藏起照片。手按在电话上,发了一会怔,终于下决心打电话。)

    文:(拨了号码)喂?叶公馆吗?请叶纬芳小姐听电话。

    第三场

    景:叶家

    (女佣一手拖着一根打蜡杆,一手持听筒。)

    佣:二小姐出去了。他们都出去了。你打五七四三○。第四场

    景:叶家的郊外别墅

    (纬芳与父、母、姊、表兄坐屋外大树下,野餐方毕。父吸雪茄看报。芳半躺半坐,在树身上刻她自己的名字。

    (门内传来电话铃声。)

    叶太:(正削苹果)纬芳,去听电话。

    芳:(继续刻字)姐姐你去听。

    苓:一定又是你的。(但仍立起,上阶入屋内。)

    叶太:不是她的,就是她爸爸的。就他们俩的电话顶多。

    芳:(刻完名字,把小刀扳了扳,折起来,掷给榕生)表哥,还你。

    (榕收起小刀。)

    叶太:榕生,吃苹果。(将削好的苹果递给他)

    榕:姑妈,你自己吃。

    (苓自屋内出。)

    苓:(喊)妹妹,你的电话。(回树下)

    (芳起,赴屋内。)

    叶经理:(抬起头来向芳)嗳,别打得太长。我在这儿等一个要紧的电话。

    叶太:(向榕)你姑父就是这样,难得出来玩一天,还老惦记着公司里的事。

    榕:你们不大上这儿来,真是可惜,这儿风景真好。

    苓:是呀。我们除了夏天上这儿来歇夏,一年到头屋子老是空着,真是白糟蹋了这地方。

    叶太:嗳,榕生,其实你上这儿来住挺好的,你喜欢清静。

    苓:表哥,你可以在这儿写小说,没人打搅你。

    榕:(笑)对了,我可以在这儿写小说,就手给你们看房子。

    叶太:好极了。(取过手袋,从钥匙串上抹下一只来给他)哪,这是大门的钥匙,你不嫌冷清,有空就来住。

    第五场

    景:咖啡馆

    (文炳走入,四面张望了一下,找了张桌子坐下,忽然看见榕独坐一隅喝咖啡写稿。)

    文:(点头招呼)嗳,榕生!你也在这儿。

    榕:嗳,文炳。上这儿来坐。

    (文走过来。)

    榕:你是一个人?

    文:(坐下)我在等一个朋友。

    榕:女朋友是不是?

    文:(笑)不,不,不过是个朋友。

    榕:(打手势招呼侍者)你吃什么?

    文:来杯咖啡吧。──你在写稿子?

    榕:(笑着叠起文稿)我正打算走。

    文:再坐一会。

    榕:我走了,让你安心的等女朋友。

    文:我给你介绍。

    榕:我不想在这儿招人家讨厌。

    (侍者送咖啡给文。)

    榕:(向侍者)账单。(向文)几时我们去游泳。

    文:这天游泳,不太冷么?

    榕:不,我有个亲戚借了个别墅给我,有室内游泳
(第1/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